<tr id="ew0ca"><optgroup id="ew0ca"></optgroup></tr>
<rt id="ew0ca"><small id="ew0ca"></small></rt>
<rt id="ew0ca"><small id="ew0ca"></small></rt>
<sup id="ew0ca"></sup>
<acronym id="ew0ca"><center id="ew0ca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ew0ca"></sup><sup id="ew0ca"></sup>
<acronym id="ew0ca"></acronym>

到2022年底,长沙将实现乡村图书馆(室)通借通还

2022-03-01 16:48:16 [责编:李慧]
字体:【

书香田园 诗与远方

到2022年底,长沙将实现乡村图书馆(室)通借通还;到“十四五”末,实现乡村图书馆(室)全覆盖。文化惠民工程成为乡村振兴重要力量

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胡兆红

最是书香能致远。美丽乡村离不开书香的浸润。

2021年11月,省委常委、市委书记吴桂英在调研乡村振兴时指出,要统筹推进乡村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、标准化,丰富新时代人民群众的精神生活,实现以文明乡风助推乡村振兴。

一座乡村图书馆究竟能发挥怎样的效能?在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背景下,“全民阅读”在乡村呈现出哪些新气象?连日来,记者走进长沙乡村的多个图书馆,不论是新建的仿古书院,还是由农舍改造而成的清雅书吧……这些散落在青山绿水、田连阡陌间的图书馆,正在改变人们传统认知里的图书馆印象,以灵活多样的模式播撒文化的种子,文化惠民工程正成为振兴乡村的重要文化力量。

总分馆体系激活乡村图书馆资源

想让乡村图书馆产生更高的服务效能、更大的影响力,必须专业化运作,切实满足大众的实际需求。从农家书屋升级改造而来,并加入长沙图书馆总分馆体系的乡村图书馆,对此有着深刻的体认。

正月十五一大早,布好灯谜的长沙图书馆雨敞坪分馆内就已经来了第一批读者。“去年来得比较晚,灯谜都被人猜完了,今年特地赶了个早,没想到还是这么火!”一个正兑换奖品的村民笑着说道。

雨敞坪图书馆成为一家有人气的图书馆,转折点在2018年。2018年8月7日上午,长沙图书馆雨敞坪分馆正式开馆。“看到场地扩大、书籍增加,当然很高兴,但对于村民们愿不愿意来,我们是没信心的。没想到的是,伴随着农家书屋升级成图书馆分馆,乡村图书馆由此接通了血管,唤醒了灵魂,真正活了起来。”分馆管理员李霞介绍。

2010年以来,为推动城乡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发展,以阅读服务助力乡村振兴,长沙图书馆联动乡村农家书屋等文化资源,建成了“管理统一、平台同一、资源共享、通借通还”的城乡一体图书馆阅读服务网络体系。由农家书屋变成图书馆分馆,不仅仅是硬件升级,更意味着与全市总分馆的“资源共享、通借通还”。

长沙图书馆总分馆物流服务车每年根据分馆需求,及时更新图书,全年服务全市分馆800余次,更新图书超32万册。雨敞坪图书馆120多平方米的馆舍内,整整齐齐排列着从长沙图书馆调拨的近5000册定期流通的各类图书。

除了通借通还,各成员馆还通过共建共享、公益培训、读书活动等便民服务措施,促进全民阅读服务的便捷性和均等性。2021年,长沙图书馆总分馆共开展全民阅读活动5000余场,其中为农村读者策划了一系列适应其需求的阅读推广活动800余场。依托市馆和区馆免费配送的资源,雨敞坪分馆不定期举办“关爱心灵、陪伴成长”送图书等各类阅读推广活动,受到读者广泛欢迎。

总分馆体系赋予了各地乡村图书馆新的活力。位于长沙县北部的开慧镇葛家山村,距离星沙城区超过30公里,葛家山村虽然远离城区,但通过家门口的长沙县图书馆开慧分馆,当地村民和城里居民一样,都能享受优质的阅读服务。

长沙县作为长沙图书馆总分馆服务网络的一部分,依托总分馆服务体系,整合资源,构建市中心馆、县总馆、乡镇分馆、村农家书屋四级联动体系。“目前,分馆覆盖辖区每个镇(街)达到100%,基层服务点覆盖乡镇村达到60%。”长沙县图书馆的刘宇田介绍。

在乡村图书馆留住乡愁传承记忆

如果你以为乡村图书馆只是有间阅览室和摆一些书,那显然out了。打造具有自身特色、多样化模式的图书馆,成为乡村文化建设的新亮点。

在浏阳市大瑶镇杨花村,一栋五层的仿古楼宇,在一片民居中格外醒目,这栋名为杨花书院的建筑,是长沙图书馆总分馆的成员馆,虽然目前书院没有完全建成,仅仅在春节前试开放了综合阅览室和儿童借阅室,但已迅速成为周围村镇的“网红”打卡地。

“杨花书院自今年1月试开放以来,每天参观者不断,正月初一都没关门。”杨花村党总支书记、村委会主任刘良洪告诉记者。

杨花村并非富裕村,为何能筹措500多万元打造一座书院?杨花村自2008年确立“教育强村、文化兴村”发展道路以来,从规划建设村级文化广场、片区文化广场和室内体艺馆,到每年开展环村长跑赛、篮球赛、春节联欢晚会等,极大地增强了一个地方的凝聚力。

然而,随着“书香杨花”建设的深化,大家认识到,需要建设一个综合场所,为杨花的教育文化发展注入永不枯竭的源泉。

这样一个公共文化场馆,为何取名书院?“我们更多的是想找到与传统的一种连接,留住乡愁、传承记忆,把这里打造成为社会教育和终身教育的场所,我们将它的功能定位为:学习读书之所、思想碰撞之所、儿童启蒙之所、家风传承之所、文化浸润之所、形象展示之所、对外交流之所。”刘良洪说。

杨花村地处大瑶镇西南,三面环山,是一个典型的传统自然村落,人口居住密集,传统文化保存完好,目前村上遗存的祠堂、老屋尚多,并且走出过清末民初全国知名维新志士和学者刘氏兄弟。除了阅读空间,杨花书院还充分挖掘文化,后栋一楼将布置杨花乡村历史展览和杨花名人介绍,二楼布置“乡村家风家教馆”,三楼布置“浏阳刘氏四兄弟”展览,四至五楼预留作博物馆或藏书楼。

杨花书院将于今年5月1日前全部建成开放。目前,村里正招商引资选择优质文旅企业运营书院,采用文化志愿者管理的模式。在村民们的畅想中,当一拨又一拨素质较高各怀才艺的文化志愿者来到杨花书院,何愁村民素质不会提高?当各种人才不断在流动和聚集,不止于文化振兴、人才振兴,产业振兴亦可望可及。

事实上,这种效应已经产生。“杨花书院”全国征联活动产生了广泛影响,正在有条不紊拓展民宿、研学、文化交流等服务项目,更重要的是,书院获得了村民的普遍认同,村民自豪感明显增强。“在杨花深耕笃行,进行乡村教育文化的实践探索,我们有信心打造出文化振兴推动乡村振兴的鲜活样板。”刘良洪说。

乡村图书馆成文旅融合特色打卡点

以乡村图书馆为据点,拓展民宿、研学、文化交流等服务项目,在当前文旅深度融合的背景下,具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

每到周末,位于望城区丁字湾街道的茶园子乡村书吧(长沙图书馆望城区流通服务站),总能迎来不少从城市过来的亲子家庭,品一杯咖啡,临窗伴读,其乐融融。

茶园子乡村书吧建成于2021年7月19日,由旧有农舍改造完成,院内竹韵、架上书香,一派稻田乡野间的耕读意境。“以书吧为载体,借助丁字湾街道周边丰富的文旅资源,以活动带流量,以流量助发展,打响了‘稻田里的书香’品牌。”丁字湾街道兴城社区负责人葛晓磊介绍。

去年国庆,在茶园子乡村书吧举行的“图书馆奇妙旅”活动广受关注。这场活动,以茶园子乡村书吧为中心,串联起周边孝文化馆等文化资源,带领孩子们尽情感受乡村人文气息,多维度体验乡风乡俗。搭帐篷、剥豆子、摘青菜、挖红薯、寻找树叶、学泡待客茶、晨读晨跑、看露天电影、体验小小馆员、跟农户沟通完成社交任务……给孩子们留下了深刻记忆。

目前,茶园子乡村书吧与华夏书堂山国学小镇签订协议,共同打造研学路线。作为乡村窗口、文旅驿站的茶园子书吧,在引来客流的同时,也集聚了新的文化业态。以前在城区从事艺术培训的李雪银,回到老家在书吧附近开了一家画室,稻香疏影间,书香与画意相邻,吸引了更多孩子在此徜徉,李雪银也成为了书吧的志愿者。

“从文旅融合的角度打造乡村图书馆,可以形成特色打卡点,这既是一个文化的示范点,也是一个旅游的示范点。”望城区雷锋图书馆党支部书记任卓表示,通过持续打造“稻田里的书香”品牌活动,进一步提升农村文化氛围。

为进一步推动乡村图书馆(室)高质量发展,日前,长沙市文旅广电局联合市财政局制定《长沙市进一步加强乡村图书馆(室)建设实施方案》,通过建体系、畅流通、优服务、提效能,助力长沙全域乡村振兴示范市建设。

长沙市委宣传部副部长、市文化旅游广电局党组书记、局长郭润葵介绍,以总分馆体系为基础,到2022年底,长沙将完成乡村图书馆(室)馆藏数据录入,实现通借通还和物流更新,到“十四五”末,长沙将实现乡村图书馆(室)全覆盖,“服务空间、服务功能、服务内容”全面升级,整体提升乡村图书馆(室)服务效能。

一个广受欢迎的乡村图书馆,能在乡村形成一种文化“场景”,构成可以吸引多样化人群的公共文化空间。无疑,这样的文化场景,正是培育村庄内生动力的重要途径。

新球国际